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倾城雨 > 都市现言 > 冲啊,太子殿下 > 第267章 棉布棉衣

冲啊,太子殿下 第267章 棉布棉衣

作者:遥的海王琴 分类:都市现言 更新时间:2020-02-09 13:59:05 来源:幻月

尤家家主是个瘦小的老头儿, 但是精神矍铄,气色挺好, 在尤自清带领下前来拜见贺惜朝。

“尤家也是准备参加边贸?”贺惜朝抬手免了他的礼, 笑问。

“惭愧惭愧,比不得其他家,便来图个热闹,最重要的是趁此机会来拜见一下大人。大人年少有为, 天资卓伟, 自清能得大人赏识,实在是尤家的荣幸。”尤老太爷笑着拱拱手。

贺惜朝点头“过奖, 请坐。”

待落座之后,夏荷上茶。

尤老太爷道“老朽作坊里新出了棉布,表面较为光滑,可做外裳之用,若是添上刺绣, 便比普通布料精美许多, 而且还结实。只是若当做里料, 富贵人家暂时是看不上的,舒适度不够,可在普通人家却已经是不可多得的好料子了,请贺大人一观。”

尤自情手里捧着一个锦盒,在尤老太爷的示意下放到了贺惜朝的面前, 打开, 取出里面一整匹的布料。

“先生请看, 这还只是白布,如今家中正在试着染色,过不了多久,便能有各色布料出产了。”

贺惜朝拉出一角,在手里捻着,虽说和后世那种舒滑细软不能比,但现在市面上除却锦缎丝帛,比这更精细的怕是也难找。

毕竟纯手工纺织,棉线不比蚕丝细腻,能有这种程度已经出人意料。

然而丝绸昂贵,不是富贵人家谁穿得起。

贺惜朝抚摸着棉布,心里满意。

“尤老辛苦,这和我设想的差不多,若是能保证这种质量,我想便可以售卖了,只是成本几何?”

“贺大人实在客气,老朽不敢当。”尤老太爷谦逊地笑道,“说来成本,便是收棉、制布这两部分,如今的棉花由太子府,暂且不论,而纺织若是找准了方法,与其他布料区别不大,所以可谓低廉,大有赚头。”

“这样的布,尤老觉得该如何定价?”

“如今的丝绸最便宜的绡纱也得一两五钱一匹,棉布不比丝绸,可胜在新奇,质地最好的那一种老朽觉得可试着卖到一两银子左右,图个新鲜,上等的可以卖到五钱到八钱不等,一般料子就三钱左右应该合适,最次的给平头百姓,一钱也算是贵了,贺大人觉得呢?”

如今的白银,一两十钱,一钱则是一百到一百五十文铜板不等,普通的村民一年也花不了一两银子,用近乎一个月的花销买一匹布,穷苦的百姓怕是也不会舍得买的。

然而贺惜朝栽培棉花制作棉布,最主要的目的便是为了生财,已经投入不少,利润却依旧为零。

短时间内也顾不上那些底层老百姓了。

想到这里,他道“也好,利润分成按照之前所约定,太子府会派人与尤家一同管理,暂时由你们代为经营,账目请按照我们的格式来做,自清知道如何记,以便将来查账。每隔三月汇总一次,可合适?”

“听凭贺大人吩咐。”

“另外,每一匹棉布上请印上一个英字,此字已有专门印刻,此乃英王府标记,也是英棉产业的品牌,见此便知道出自太子府,与你们尤家之物区分。等打出名声,拓宽销路,铺子和店面会另外寻找,届时太子府会派人接手,当然分成不变。”贺惜朝道。

棉花的利润可观,因为价格不高,成本低廉,是长期的买卖。

尤家其实非常想做这笔生意,不过看贺惜朝的意思,是要独立开来,将来怕是连制布的作坊也得另起炉灶。

“贺大人,老朽有一事不解?”

“请说。”

“棉布赚钱,无可厚非,可是太子府专人来打理,是不是太耗费精力?老朽并非抢夺生意,毕竟棉花制布并不算难,将来保不定有其他布坊效仿而起,那时候的利润就不会如开始那般可观了。”

尤老太爷做了一辈子的布匹生意,自然看得到同行竞争,利趋于薄的场面。

贺惜朝听此便笑了“尤老,如今这市面上哪一门生意没有同行?大齐人口众多,需求量大,再说不是马上就要开边贸了吗,只要有路子还怕没销路?”

大齐太子的生意,应该没人敢恶性竞争吧?

再说难道除了棉布就没点别的,成衣,婴孩用品,绒布玩具,乱七八糟什么都有,这些他可不愿跟尤家分利。

尤老太爷连连点头“贺大人说的极是。”

尤老太爷这是第一次见到贺惜朝,如孙子所言极为年轻,然而做生意的手段却是老辣,并不好糊弄。

这样的人,哪怕不为官,行商贾之事也定然成为富甲一方的豪绅。

他想了想,谦卑道“贺大人,老朽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贺惜朝颔首“请说。”

“这本是太子殿下的棉花和赚钱的营生,尤家不过是仗着经验代为寻找制布的法子,能分得三成利,实在是殿下和大人的恩典,只是……”说到这里,他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小心地请求,“不知英棉可否代为售卖,尤家愿意每年交一笔费用得此经营之权。”

贺惜朝听着眉尾顿时挑起,心中感慨,这眼光才是毒辣呀,直接要求加盟了。

这次贺惜朝没有拒绝“自是可以,不过如何行事等生意走上正轨再谈不迟。”

做了再说,这不是贺惜朝的作风,容易被人坑。只是他的事情实在太多,没有时间管这门生意,便只能暂时由尤家先做着。

好在如今这个时代,萧弘权势滔天,定人生死,尤家如何闹腾也能一掌拍下,不怕起幺蛾子,后者估计也不敢。

“对了,棉衣棉袄呢,听自清说已经有了成品。”

布匹毕竟是零售散卖,来钱不算快,最赚钱的从来都是做政府的物资采购。

大齐几十万大军,御寒物资本就是朝廷一项开支,即使一人一件棉衣,哪怕价格放得再低都是不得了的买卖。

贺惜朝问到这里,尤老太爷便起身笑道“贺大人稍等。”

他说着抬手解开自己薄薄的外裳,露出里面的中衣,有一些鼓囊,站在贺惜朝面前道“贺大人见笑了,老朽身上这件便是棉衣,里面即使充的少,春日里还是有些热。”

这个时节天气已经算暖和了,可对于老人家来说早晚还是有些凉,然而尤老太爷没穿披风,只是披了件外裳就过来,可见是真的保暖。

贺惜朝瞧了瞧,“做的还挺精细。”

尤老太爷说“毕竟是自个儿穿,总是讲究了一些。贺大人,老朽还另外制了几件,献给殿下和大人,棉衣轻薄,又耐寒,实在是个好东西。”

贺惜朝也不退却,收下了“多谢,其实赚不赚钱还是其次,若是将来百姓们能人手一件,冬日冻死之人便能少了很多。”

“大人高义。”

太子府,

贺惜朝将几件棉衣和布匹给萧弘看,棉衣有厚有薄,鼓囊囊的,看着就特别暖和。

“所以,我们总算能够赚钱了是吗?”萧弘有些激动地一一摸过,就仿佛在摸白花花的银子,他心酸道,“还记得下江东之前,我大言不惭地送了父皇三成利,说要孝顺他老人家。结果两年过去了,银子的影子都没见着,我都不好意思提起这件事。”

“估摸着皇上当个玩笑听了,补贴你的私房钱还更多。”贺惜朝道。

“可不是嘛,我是真的没脸拿,无奈府里开销大,不厚着脸皮过不下去。”萧弘摸完了布,又挑了一件大棉衣,脱下外裳,拭了拭。

“嘿,挺厚实的,比皮子还轻点儿,惜朝,真好。”

他本就高大,棉花弹起,撑开布料,整个人就更壮了一圈。

棉衣没经过染色就有点黄,为了追求保暖版型也不算好,萧弘要不是长相英俊,挺拔帅气,被这充满乡土气息的棉袄一衬,整一个地主家的傻儿子。

贺惜朝看着他还转个圈圈,差点就笑喷“赶紧给我脱下来,丑死了。”

“哪里丑?我那么威武霸气!”萧弘还凹凸了个造型,抬胳膊,踢腿,不亦乐乎,只把贺惜朝逗得笑岔了气,才将棉袄脱下来,“惜朝,真暖和呀,就这会儿功夫,我都出汗了。”

谁在天气温暖的时候裹个大棉袄上蹿下跳,不捂出汗才怪。

贺惜朝无语“别闹了,你说这要是献给皇上,会如何?”

萧弘脱口而出道“龙颜大悦。”

贺惜朝一扬眉“那面圣去吧,别忘了多夸夸我。”

萧弘是雄赳赳气昂昂地带着背着包袱的小玄子跟小墩子,以及一队侍卫进宫去。

此时天乾帝正在跟谢阁老商议春税之事,如今谢阁老兼任户部尚书,这春收也归他所管。

内侍小心地进来禀告,天乾帝便道“宣。”

萧弘踩着欢快的步伐走进清正殿,站直身体先给他爹行了礼“儿臣见过父皇。”接着一转头笑道,“谢阁老也在呀。”

谢阁老立刻抬手给萧弘行礼“见过太子殿下。”

“免礼。”萧弘看着天乾帝道,“儿臣来的好像不是时候。”

天乾帝端起茶“无妨,你是太子,也该听一听。”

谢阁老道“臣调看了历年户部春税记录,大齐安定,人口增长,可春税却几乎未动,若是摊丁入地,相比反而更少,令人担忧。”

天乾帝点头,看向萧弘“弘儿,你觉得为何?”

“农税多为土地税,可如今土地兼并日益严重,农民无地,自然就少了,历朝历代似乎皆是如此。”萧弘顺口而出,不过说完又纳闷了,“这个现象很久了,怎么忽然提起来?”

谢阁老说“老臣刚接手户部,未免多关心了一些,毕竟今年的俸银还指望着这场春税。再者皇上下旨禁边,这边军的饷银朝中内外都在关注,若是不解决,这场边贸怕是得无疾而终。”

“国库的确空虚,挪不出多余的银子。”天乾帝说到这里,便叹了一声,“朕自诩也算勤政为民,体恤百姓,未免步前朝后尘,赋税能免则免,可终究还是避免不了。”

然而萧弘却并不意外,他说“除了开国之初人均土地较多以外,时间久了,哪怕没有豪绅抢夺,土地买卖也会产生,慢慢地就会集中在少部分富人和权贵手里,除非重新丈量分配,可这会造成极大的动荡,不利于江山稳定。”

“弘儿听着倒是有些想法。”天乾帝笑了,不禁问道,“若是你执政,怎么办?”

萧弘也不避嫌谦让,早在景安宫时,贺惜朝就跟他讨论过这个问题,是以才有了边贸的提议。

他便直接道“农民种地出产本就少,从他们身上能收到的税收当然就有限。大齐的子民除了这最底层的,另一部分可富有的很,从他们身上收。”

“你是说商贾?”天乾帝问。

萧弘点头。

“这怕是不容易,边贸两成税一出,你看多少人反对?贺惜朝邀请天下商贾商议,朕瞧着反而会受其桎梏,不得不降。”天乾帝淡淡地说。

皇城底下没什么事能瞒得住帝王,更何况这些大商贾一来京就先拜了主子,私底下往来密切,互通有无,为的不就是降点关税,多得利吗?

他们虽翻不起什么大浪,可只要一个耗字,坚持不降税不参加互市,朝廷就没办法。

天乾帝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是落在萧弘身上的,连同谢阁老一起,很显然,这对君臣是想从萧弘身上看出点什么来。

按理,商贾这么大的动作不该没看到,总是有对策的吧?

可萧弘眨巴眨巴眼睛,反而看着他爹和谢阁老,然后问“父皇,你们看我作甚,惜朝这么做定然有他的办法,就这点阵势难不倒他,放心吧。”

“他打算如何行事?”天乾帝说来有些好奇,毕竟当初贺惜朝还口出狂言连同边军饷银都一起解决,可至今也没看到他有什么动作,对了,还跟萧弘出去踏青。

“这个啊……”萧弘卖了个关子,然后道,“保密。”

这副欠抽的模样,不管是天乾帝还是谢阁老都很想揍他一顿。

萧弘嘿嘿嘿笑起来“啊呀,您两位看着便是,那么着急做什么,总是不叫你们失望的。而且边军饷银也别犯愁了,我家惜朝说了,他离京之前解决。”

说这话的时候,萧弘特别自豪,挺着胸膛眼里带光。

谢阁老闻言心中冷眼,垂下眼睛,没露出那丝不悦来,告诫了自己一声这是太子,不能暗中下黑手。

他家小徒弟为这混账东西殚精竭虑,这种常人都办不到的时候都抗在自己身上,简直岂有此理!

而天乾帝却是对那句“我家惜朝”眯起了眼睛,混账东西是越来越放肆了,是把他的告诫当成耳旁风吗?

可惜谢阁老还在这里,不能关起门来收拾!

空气中飘着一丝危险的气息,嗅觉灵敏的萧弘瞬间感应到了,他下意识的摸了摸手臂,连忙道“我差点都忘了,爹,我不是为了这件事来见您的呀!”

“哦,又是为何?”

“那个……是一件好东西。”萧弘搓了搓手,非常高兴地说,“您看了一定龙颜大悦!”

谢阁老听此,便道“皇上,太子,那老臣先行告退。”

“哎哎哎……不用,不用,谢阁老在这儿,正好一块儿看看。”

萧弘这么一说,不管是天乾帝还是谢阁老都一脸疑惑,然后就见萧弘朝外头喊了一声“小墩子,小玄子,把东西拿进来。”

两个包袱被送了进来,然后一一打开。

“就是此物!”萧弘拎起一件衣裳抖了抖,然后对天乾帝得意地笑道“父皇,还记得我栽种的那一片片洁白如云的棉花吗,喏,如今就做成了这件,柔软,轻便,贴身,舒适……最重要的非常保暖的棉衣!”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